2010年5月9日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主任委员扩大会议(上海)——会议纪要
2014-01-02
会议时间:2010年5月9日上午10:00——11:30

会议地点:上海世博会英国馆会议室

会议主要内容:

1.介绍讨论于布为主任在北京与中华疼痛学会韩济生院士等讨论“疼痛大联盟”及“疼痛科”的会议纪要以及疼痛学会的回信。

2.讨论全国麻醉学术年会事宜。

参会人员:

中华麻醉学会第十届委员会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正副秘书长、秘书、部分常委、卫生部医政司、医管司部分领导、中华医学会领导。

会议内容:

于布为教授:

这次请大家来,开主任委员扩大会,首先看看我在春节期间(初四)在北京与中华疼痛学会会谈纪要,看看能不能代表麻醉学会。当时会谈也取得了一些共识,但是疼痛学会在3月给我的复函,在疼痛科设立和麻醉科医师从事疼痛诊疗工作等观点上与麻醉学科出现明显的分歧,他们口气很强硬,不允许麻醉科医师从事疼痛科工作,是在初四会谈成果上的倒退,我的观点是:大家在疼痛诊疗上,在较长的时间内应当长期共存。

请大家讨论我们和疼痛学会下一步有没有必要再谈、怎么谈、谈什么?

关于设立疼痛科的事情,我们瑞金医院也建立了疼痛科的诊疗科目,主任还是我,但是从事疼痛门诊的几位科里麻醉医师告诉我,如果她们划到疼痛科去,她们还是要求回麻醉科工作,这是因为涉及到非常切实的实际问题,麻醉科的工资奖金收入都有保障,而疼痛科在这方面还不成熟。

本次会议的另一项内容是请岳云教授介绍年会准备情况。

下面请卫生部医政司赵司长、医管司周司长从政策上给我们讲话。

赵明钢副司长:

参加这个会很高兴。麻醉科与疼痛科的关系需要进一步理顺和协调,总的原则是要尊重规律、有利学科发展、与国际接轨。今天因是麻醉会,我想就麻醉科谈一点自己的想法。

我想学科发展首先需要基础。学科发展基础来源于学科理论和人才培养。据我所知现在国内医学院校还没有开设疼痛科教学,那么人从哪里来?我也看了一下,目前疼痛科的大部分医生都是从麻醉科来的。

麻醉科学科发展悠久,而且已经是临床学科。我想有所为才能有所位,我认为现在麻醉学是需要发展的时候,而且需要大发展。现在麻醉医师数量比较少,特别是高质量、能够为群众提供安全有效医疗服务的麻醉科医师在基层还是缺的。我认为麻醉科需要快速发展。

因为麻醉科是临床科室,就和内科外科一样,内科外科所享有的政策,所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麻醉科也都应该享有和承担。现在麻醉科发展的非常快,我知道现在的麻醉意外已经非常少。麻醉医师的水平很高,而且在疼痛诊疗方面,麻醉科做的非常好。

我想现在麻醉科需要更重视管理问题。下一步麻醉科和手术室是什么关系?

我已经看到了手术室管理办法,他们把手术室和麻醉科分开。我想手术室和麻醉科是不能够分开的。而且手术室护士长和麻醉科科主任的关系就像病房护士长和病房科主任的关系一样。

我也请于主任多操点心,尽快帮我们拟定一个麻醉科管理办法。

还有麻醉学会在于主任和上届领导的带领下,学科和学会发展的有声有色,势头很好,我认为需要保持下去。我看我们麻醉学科非常团结,我希望无论是中华医学会的麻醉学分会还是中国医师协会的麻醉分会,都需要团结,从事业的角度,发出同一种声音,把这种团结的局面坚持下来。这对今后发展是有好处的。

最后还是回到我刚才所说的麻醉科是临床科室,无论是开设门诊还是多点执业,我想都是需要的。这次部里讨论医改,就在探讨多点执业问题,麻醉科医师作为临床医师,多点执业是可以的,并且麻醉科医师的多点执业应该比其他专业更为迫切。

于布为教授:

非常感谢赵司长对麻醉学科的鼓励。我想几个重要的问题我们需要深入体会,最重要的是肯定我们学科是临床科室,享有内科外科一样的待遇,包括开设麻醉门诊。另外就是麻醉科和手术室的关系,明确医疗和护理像临床科室一样,这对我们今后发展特别重要。

关于疼痛,赵司长也讲了过程,下面请周司长给我们讲话。

周军副司长:

目前学科越分越细,虽然可能有利于学科的发展,但是否有利于疾病的诊疗值得进一步探讨。学科发展不是孤立的,尤其对于一些交叉学科,需要多学科的共同努力,比如疼痛与麻醉相互关系密切,只有共同努力,共同探索才能促进麻醉与疼痛的发展,麻醉科开展疼痛诊疗既有利于麻醉在临床中的运用,也会促进疼痛学科的进步,目的都是为了减轻和解除患者的病痛。

麻醉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临床科室。近年来,麻醉技术的发展,对推动相关学科的发展发挥了关键和重要的作用,同时也是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中非常重要的环节。因此,一方面要不断探索、扩大麻醉在临床中运用,另一方面也要进一步严格规范,加强对麻醉质量和麻醉安全的管理,尽可能的减少麻醉意外的发生。我前段时间去了华西医院,参观了手术室,感受到华西医院麻醉科的管理非常规范,值得大家学习和借鉴。

从医管司来说,我们愿意会同有关司局,积极促进麻醉工作的开展,为麻醉学科的发展营造好的氛围和环境,对于麻醉分会的工作给予尽可能的支持。

于布为教授:

感谢周司长给麻醉科发展提的意见。

卫生部给麻醉科规定的工作范围是:临床麻醉、疼痛诊疗、危重监测和急救复苏四项。现在卫生部也没有发文废止麻醉科从事疼痛和ICU的权利。

因此麻醉科是可以从事疼痛和ICU工作的,我们要成为临床科室,必须要有疼痛诊疗,要有ICU。所以我说的两个学科长期共存,麻醉科做疼痛,疼痛科做疼痛,我们需要做的是在过去工作基础上,继续从事我们的工作。

我提一个建议,今后ICU医生,急诊科医生,疼痛科医生都应该在麻醉科培训2-3年后再从事相应的专科培训和工作。

麻醉科医师从事ICU有其一定的先天的优势。现在ICU有内科化倾向。内科医生从事ICU,存在某些先天不足,因为它的反馈时间长,效率低,抢救水平也会降低,并不适合做ICU。手术后患者进入ICU,麻醉科来管理这是顺理成章的。

我们不能要求卫生部收回规定,但是我们要求在过去工作的基础上,继续从事疼痛和ICU工作。

田玉科 教授

刚才周司长谈了,当时成立疼痛科也是由于很多方面的因素。

但学科成立要遵循科学规律,尤其是临床学科。当时向卫生部建议成立疼痛科的十几个院士大多不是临床医师。

在欧美国家,疼痛基础研究和临床治疗都是在麻醉科主导下开展工作的,没有设立独立的疼痛科。疼痛诊疗与麻醉学科的关系最密切,国外大都是由麻醉科医师从事疼痛诊疗工作的。

我认为麻醉医师应具有临床麻醉、危重病人治疗、疼痛诊疗的资格,而且不需再注册疼痛专科医师证,而非麻醉专业人员若从事疼痛诊疗则应具有疼痛专科医生执业资格。对此,建议卫生部向各医疗机构做出明确的规定。

姚尚龙 教授

麻醉科医生现在注册是在外科,不能有疼痛的专业注册。

赵明钢副司长:

关于医师注册问题。麻醉科医师从事麻醉,从事疼痛都是天经地义的,没有必要专门注册从事疼痛工作。如果麻醉科医师疼痛都不能做了,那么手术病人谁来负责呢?正因为有了麻醉科医师,才使得手术变得更加人道。

疼痛工作是麻醉科基本的工作。我们非常明确,任何麻醉科医师做疼痛工作都是不需要另外注册的。

熊利泽教授

听了两位司长的讲话,我感觉非常受鼓舞。麻醉科医师不需要另外注册,也是可以做疼痛,可以做ICU。

我觉得有些问题解决不了,就让时间去解决。这种共存局面至少会持续5-10年

现在国外医学学科发展的趋势是趋同性,但是国内却是专科越分越细。这是不是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希望卫生部领导能够重视这个发展方向。从国家层面把握学科发展方向。

疼痛和ICU是我们吸引优秀人才从事麻醉工作,解决麻醉自身发展的问题。如果现在分出去了,是不是又回到了以前?麻醉科从事临床麻醉,吸引不了优秀人才。麻醉科走回以前,处于风险,这是不利于患者的医疗安全和质量的。

麻醉界自身要努力发展,要出院士。要在疼痛治疗方面更加专业化。我们从事的疼痛和ICU工作是不是能够超过他们的水平。

徐建国教授

80年代麻醉科有三个亚专科:临床麻醉,疼痛、ICU,这是世界各国的麻醉科开展模式。我们过去只关注临床麻醉,而不重视疼痛,ICU,所以造成这两个亚专科的流失。在国际上没有疼痛专科,应该说疼痛是一个症状。世界疼痛学会提出慢性疼痛是一个疾病,但这是疼痛学会的认识,其他学科并不都是这么认为的。以一个症状作为学科,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先例。中国是尝试,现在我们只能平行发展,互相合作,大家都注重学术发展,就会做得更好。

于布为教授:

两位司长今天讲的非常清楚了,今后我们如何把我们自己做大,没有人能够剥夺我们从事疼痛的权利。

我要说的是不符合客观规律的设置,它的生命力会很差的。麻醉学科是作为控制疼痛而建立的。下面请岳云教授谈谈年会筹办工作。

岳云教授:

今年年会在北京开,和国际心血管麻醉学会年会在一起。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年会拖得时间太晚。我们应该在去年年底前就定下了。我建议成立一个学术委员会,研究请谁来发言,邀请谁。谁来负责。

还有关于中青年,建议全国年会和中青年合起来,现在有两个中青年优秀论文评选。有没有必要合起来。

于布为教授:

我一直讲,我们的年会能不能像国外一样,今年就把明年的年会定好。年底就定好。

我们年会都是在座的这些人讲,我认为需要认真挑选,选择一些能够真正代表麻醉科发展方向的内容,让年轻人去讲,我们去做壁报展示的modulator,壁报要双语。面向世界。明年的年会今年改,年底就定下来谁来讲,讲什么?

我们应该让更多年轻的、有才华的人来讲课,年会要建立自己的品牌。如病例讨论。

熊利泽教授

建议设立培训专场,建立个博士论坛,好好研究怎样让有才华的年轻医生表现出来。

于布为教授:

前段时间Elsevier公司来找我,我委托他们联系几个国外麻醉学杂志主编(Anaesthesia, Critical Care,),同时召集我们国内的麻醉学杂志的主编,在年会上开个主编论坛,谈谈如何向这些SCI期刊投稿。

另外委托他们开设SCI英文论文写作学习班。今年2期,明年3次,后年3次。一共八次,在国内几个大城市巡回

郑宏教授:

我提两个建议:1:年会板块,我觉得要发动常委作用,真正把年会策划好组织好,发挥常委的作用。2:下次常委会上,要真正考虑麻醉学科发展的地位和定位,我们如何去采取行动,拿出具体的计划和策略。

于布为教授:

请熊利泽教授介绍日本开的亚澳麻醉学年会

熊利泽教授:

在座的一部分人要参加6月1-5日在日本召开的亚澳麻醉学年会,6月2日上午要开个正式会议,这次会议要报告2018年在北京召开的亚澳区麻醉学年会的准备情况。

于布为教授

今天上午,我们开了一个非常紧张也非常有成效的会议。对于周司长、赵司长的莅临指导表示再次感谢。

另外请还没有完成各省麻醉医师状况调查的,希望能够抓紧。 

活跃用户

姜华

国家康复辅具研究中心附属康复医院

张青春

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人民医院

更多群组>>

推荐群组

三叉神经痛病友讨论组

创建于2013-08-22

位成员

全国头疼病友会

创建于2013-08-22

位成员

北京肩痛病友会

创建于2013-08-22

位成员